您的位置 首页 风水八字

库兵偷银子 库兵是什么意思

库兵都是光身子进去光身子出来,国库九百万两是怎样丢的? 道光在位时因循守旧,绝少建树,重臣曹振镛奉行&ldqu…

库兵都是光身子进去光身子出来,国库九百万两是怎样丢的?

道光在位时因循守旧,绝少建树,重臣曹振镛奉行“多磕头,少说话”哲学。大臣所上奏章也“语多吉祥,凶灾不敢入告”。一次,道光帝见军机大臣曹振镛裤子膝盖处有补缀痕迹,便问:“你的套裤也打掌?”曹振镛回答:“裤子易做,但花钱多,所以也打补丁。”道光又问:“你裤子打掌要多少钱?”曹说:“要三钱。”道光说:“你们在宫外做东西便宜,我在宫内还要五两。”话说,1843年的时候,清朝国库丢失了九百万两白银,道光帝听到之后,非常惶恐,立刻就命令刑部的官员前去调查。这一查不得了,国库账面上的数字竟与实际库存相差九百多万两。原本,道光皇帝以为国库中,还有几千万两白银,但是,经过这次一查,一切都化为了泡影。道光二十三年的时候,已经六十二岁的他,接近古稀之年。由于多年操心政务,道光皇帝老的非常快。国库丢失白银,让他寝食难安,可谓疲惫之极,可能他也知道清王朝已到了穷途末路之时。虽然,鸦片战争已经结束,各地也恢复了平静,但目光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狼藉。此时,清朝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财政,严峻的经济环境如同寒冬,根本不给清廷喘息的机会。耗时两年的鸦片战争,花掉了清政府三千万两白银,再加上,后来巨额的战争赔款,让清廷的财政雪上加霜,真是祸不单行。并且,在鸦片战争之后,黄河又连续几年出现了决口,清朝为了堵决口,赈济灾民,又花掉了两千多万两白银。简而言之,在这三年内,清政府在战争、水患及赔款等方面的支出,达到了近七千万两白银。然而,清朝当时一年的总财政收入才有四千多万两。道光皇帝向来节俭,他看到国库的银子像流水一样消逝,不免心疼。面对清朝国库仅剩的一千万两白银,这是清朝建国以来的最低值,所以,不管怎样这个钱都不能动。如果再用,道光皇帝恐怕就要崩溃了。毕竟,像清朝这样庞大的国家,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留下点备用金。但是,让道光皇帝想不到的是,清朝的国库居然是空的,连所谓的一千万两白银都没有。不知在这个真相昭告天下的时候,身为一国之君的道光皇帝,又会怎么样面对呢?道光二十三年,银库库兵张诚保的侄子捐了一个官,名为捐官,实际上,就是买官。这笔钱交到了户部后,由张诚保来过秤收钱。但是,他当时却没有将钱收入国库,只是开了一个收据。因为,这件事情瞒上不瞒下,牵扯到一些人事关系和利益分配,一来二去就被人捅了出去。于是,这个事情越查越大,最后揭开了银库背后巨大的黑幕。众所周知,道光皇帝非常的节俭。曾经有大臣来北京述职,刚好赶上饭点,他都舍不得请大臣一顿饭,这次国库丢失了九百多万两白银,不知如此节俭的道光皇帝,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三月,道光皇帝曾痛斥群臣说:“竟亏空银至九百二十五万二千余两之多,实属从来未有之事,览奏曷胜忿恨。以国家正项钱粮,胆敢通同作弊,任意攫取,似此丧心昧良,行同偝国盗贼··· ···历次管库及历次派出查库王大臣,皆系亲信大员,亦复相率因循,毫无觉察,并无一人能发其奸,甚负委任,不知诸王大臣有愧于心否!朕自咎无知人之明!”后来,道光就命刑部,步军都统衙门等,马上展开调查,而且,要一查到底。随着案件的进展,大量库兵被捕入狱,更有许多官员被停职调查,刑部的官员为了破案更是不分昼夜。经过初步的调查,刑部官员得出了统一的意见,即:九百多万两白银并非为一人所偷窃,更不是短期作案,案犯基本上都是银库的库兵。那么,这么多白银,究竟被储存到了哪里?又是怎么被偷出去的呢?那个时候,北京一共有十个大库,有装钱的、装布匹的,还有装粮食的,其中,用来装钱的就有三个大库。第一个大库是位于紫禁城的内库,这个大库存有白银一百二十万两,主要用来存放皇帝的“过河钱”,即:皇室被迫流亡时,使用的银两,但目前还没使用过。因为,库里存放的都是五十两一个的大银锭,不太容易被盗,所以,在封上封条之后,就不会再有官员查库了。第二个大库是位于内务府的银库,名为银库,但是,却并不储藏银两,而是存放一些珠宝玉器,这个库房不大,所以,管理也较为便利。第三个大库是位于户部的银库,也就是国库。这个库里存放着大量的银子,因为,每日都有收支,所以,需要库兵频繁的搬进搬出。为了确保国家的资金安全,清朝制定了极为繁杂的大库管理制度。这其中,只设一位管库大臣,通常由户部侍郎来兼管,下边在设郎中等职位,再下则设库书数人。但是,这些人却并没有进入银库的权限,库兵则是个例外。根据规定,库兵在进入银库之前,必须要脱掉衣裤一丝不挂,就算是寒冬也是如此。他们在进库之后,需要穿上库内的衣裳,干完活儿需要出库时,则再次脱光衣服。银库门前往往会放置一个板凳,每当库兵赤裸着跨过板凳时,都需要两手上前一拍,并大喊“出来”,然后,这些库兵就可以穿上自己的衣服,回家吃饭了。跨板凳、拍手、喊叫,都是为了证明库兵的体内,腋下及嘴里没有塞银子。如此看来,清朝的银库监管十分严格,这些库兵好像也没有机会盗窃。但是,受利益驱使的库兵们,就算是花再多的心思,也会想办法弄一点的。据说,库兵们主要有两个盗窃银两的方法:第一个方法是“以谷道藏银”,这些库兵会通过肛门将银子塞入体内,在塞入的时候,还会用猪脂肪包裹银子,同时,还要使用一些松骨药。一般一次能塞八十两左右,库兵需忍受三十分钟。不过,这招也有局限性:首先,年龄太大的人,往往难以夹带;再个,只适用于夏天,冬天不可行。第二个方法是用茶壶带银子。壶中往往有水,库兵们会将银子放置在茶壶之中。即使出库的时候需要打开茶壶倒置也不要紧,因为,银子早已经冻在了茶壶之中,根本倒不出来。但是,这种方法只适合于滴水成冰的三九冬天,夏天可不行。最终,国库中的银子,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了,在不知不觉中积少成多,最后,就成了一个天文数字。刑部虽然已经查出了缘由,可是,问题又出现了,如果,这件事情不是一日所为,又不是一人偷窃,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被发现呢?此时,距离上次彻底清查银库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在嘉庆五年之后,虽然,每年都会清查国库,但是,官员们都是例行公事,随便看看,翻翻账目就结束了。如果说,这些官员对于库兵们的偷盗行为没有察觉,那么,谁也不会相信的。在事情败露之后,许多库兵都逃跑了。但震怒的道光皇帝,一定要把这些人缉拿归案。他马上下诏,命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务必将库兵抓捕归案。最终,大多数库兵都被控制,还有一些被拘捕了。然而,此案涉及人数之多,取证有十分困难,如何处置这些人成了一个大问题。而且,这个长达几十年的群体作案,负责的官员也是难辞其咎。如果,他们当初可以负责一点,今天怎么可能会发生如此惊人的事呢?看到如此复杂的案件,道光皇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终,在大臣们的开导下,道光皇帝算是平静了下来,但是,他依旧生气地说道:“本应立置重典,以肃法纪,惟事阅多年,官非一任,即书吏丁役等亦人数众多”。目前看来,想要查出此案的真相,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了一些证据确凿的库兵被处以死刑之外,清廷并没有继续追究那些官员的责任。其实,此举也并不是对官员格外开恩,而是道光考虑到眼下国家急需银两,所以,就想让那些涉事的官员分责赔付银库的损失。四月初七,道光皇帝决定追究,在嘉庆五年之后负责银库管理人员的责任。这个责令就是:根据这些官员的任期长短分摊赔偿责任。其中,银库库管及查库御史需要每月赔付1200两白银;管库官员每月赔付500两;查库大臣查库一次赔付6000两。而对于已故的大臣,赔偿标准则进行减半处理,由其子孙代为赔偿。不久之后,道光皇帝又制定了一份更加具体的缴纳赔款时间表。这一时期,虽然,有一些官员表示拒绝赔偿,但是,道光却回应道:如果拒绝缴纳赔款,这些官员将被关进监狱,不赔款就不放人;并且,如果超过了缴纳期限,则将进一步追究其责任。那么,道光皇帝追缴的结果怎么样呢?因为,涉及的款项数额过于巨大,而此时国家机器的运转效能也比较低下,所以,追缴的结果并不理想。在实际追讨的过程中,一些官员或子孙没有能力偿还,即使“监追”也没有办法,因此,道光皇帝只好再次调整赔付标准。例如:延长赔付年限或降低赔付标准等;同时,他还免除了一些特殊官员的赔付责任,例如:官员故去而子孙未成年的情况,就无需再赔偿。可以说,银库偷窃一案,使道光帝颇受打击,毕竟,丢失的是九百多万两白银。但是,更让他难受的是,如此重大的偷窃案,居然最后什么都查不出来。尤其是库兵中的一些人,即使常年作案,却依旧逍遥法外。道光帝生气的斥责道:“奉旨饬拿,乃经年累月,置若罔闻,迄未就获。该衙门等所司何事,玩泄已极!仍著步军统领、顺天府五城各衙门一体严拿务获,归案究办,毋许再有延宕!”不管皇帝多么震怒,那些外逃的库兵,都是毫无音信了。常言道,哀莫大于心死。道光皇帝统治清朝的二十多年,虽然,他励精图治,但是,却鲜有功绩;他多番努力,却依旧难以力挽狂澜。从鸦片战争重创清朝,银库偷窃案架空国家的财政,接二连三的波折,使得原本摇摇欲坠的清朝政权雪上加霜。除此之外,已经年过六旬的道光皇帝,精力也有限。所以,此时的他,充满了更多的无奈与心酸,他开始逃避现实,万念俱灰,只能无奈地接受清朝衰败的事实。

库兵偷银子 库兵是什么意思插图

国库九百万两被盗,库兵都是光身子进去光身子出来,钱哪里去了?

国库所丢失的钱都被当时掌管这些国库银两的库兵盗走了。虽然当时清朝有着非常复杂的国库管理制度,但是这些库兵有些依旧会为了自己的私利选择铤而走险想尽办法把国库里的银两盗走。当时根据相关史书记载,整个清王朝总共有三个大库是负责用来装全国进贡的银两的。第1个大库就是紫禁城的内库,在内库之中存放着皇帝的私人银两,据相关史学家研究发现在这个内库中总共有120万两的白银。第2个大库就是内务府所掌管的银库内务府所掌管的这个银库其实并不是储存银两的,而是储存那些具有非常高价值的金银珠宝。这个银库的占地面积不大,所以也对它进行管理也十分简单。第3个大库就是由户部所管理的银库,也就是国库。国库可以说是对于整个国家来说非常重要的,在国库里存放着非常多的银两。而当时清朝统治者为了能够保证国家资金的安全也设定了非常复杂严格的管理制度。即使是这样,依旧发现有大批银两被盗走。当时为了自己的私利一些库兵选择铤而走险,从国库里运走大量银两。而他们有两个主要盗取银两的方法,第1个就是通过把银子放到自己的肛门之中带走。这个方法无疑是令人非常恶心的,但是当时库兵就是用这个方法逃避了检查,所以才轻而易举盗走了银两。第2个方法就是通过用茶壶来带走银两。当时库兵会选择把银两放到茶壶之中,由于当时天气非常冷所以茶壶已经冻住银两根本就倒不出来。这就是一个在冬天让这些库兵有效盗走银两的办法。可以说这两个办法都是非常聪明的。从一定程度也可以反映出这些库兵的胆大妄为。这些人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

道光年间国库被盗光,而库兵都是光着身子进出的,银子究竟是怎么丢的?

清朝道光皇帝在历史上还有一个称号就是“盗光”,这个称号的原因是在清朝的时候突然之间有一天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上下的事情:国库里面的白银突然之间全部都被偷走了,这还不只是一两二两,这都是清朝的一千两白银,这可是国家赖以生存的资本。然而库里的库兵都是光着身子进出的,那么这些白银究竟是怎么丢掉的呢?士兵们用身体藏着白银出去。当时由于国家的统治比较混乱,道光皇帝也没有什么地作为,是一个窝窝囊囊的皇帝,对国家一点治理都没有,就连国库里面坚守的士兵都是一些监守自盗之人。虽然说他们明面上没有盗取,或者说是把国库里面的银子拿出去。但他们想出了一个很龌龊的办法,就是用动物的脂肪将银子包裹起来,塞到自己的肛门里面,然后悄悄咪咪带出去,可谓是监守自盗。其次就是这些政府的官员们徇私舞弊。在那个时候,由于国家穷人特别穷,富人特别富。这些富有的人也想当个官来威风一下,因此就出现了“捐官”这种事情的出现。道光皇帝也知道这个事情,但他也没有办法,反正这些捐官的钱都进了国库,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然而事情却和他想的不大一样,捐官的事情层出不穷,但国库的钱却越来越少,原来这些钱根本没有进入国库,反而是被一些官员中饱私囊了。

清朝库兵偷银子为何不会被抓,他们是怎么将银两运送出去?

通过历史资料显示,道光时期清朝银库在几十年间有一千多万白银不翼而飞,然而当时清朝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就四千多万两白银。由此可见,清朝国内出现了巨大的官员腐败事件。这些官员的谋利与库兵有关,库兵的职责是看守清朝银库的大门。清朝不翼而飞的白银就是通过库兵使用特殊方法所偷盗出来的,并且贪官们沆瀣一气,以至于几十年来库兵偷银子从未被抓。了解过清朝历史的人都知道,库兵在上班前以及下班后都需要脱下所有的衣物,并在大堂内走几步以便检查,并且他们的随身衣物也需要检查。按道理说存在如此精细的检查,这些库兵很难将银库中的白银偷盗出来。原来,这些库兵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他们是将自己的肠道作为媒介,并将银元放在该媒介中。这样就算库兵全脱光了,也能成功通过检查。很多人很难想象使用肠道携带白银,确实一般的人是很难做到的。清朝的库兵一般都是听从朝廷的某位大臣的,并且在接受这个职位之前会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严格训练。将白银放入肠道内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装下一百两白银都是没有问题的。这些库兵在工作时会偷偷地将白银放入肠道,等下班脱衣服检查时只要不掉出就可通过检查,最后去厕所拿出,这样就可与上家一同瓜分这些钱财。当然,有人会认为再厉害的手段也有败露之时。按道理确实是这样的,但是晚清政府实在是太腐败了,国内很多官员都曾参与这件事情,这才让国库被偷了十几年这才被人发现。然而,在这件事情中最可怜的还是库兵,因为他们将白银放入肠道中对身体的伤害是特别大的,身体容易感染甚至产生溃烂。古代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发达,这些库兵大多没能得到善终。

清朝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明知库兵从银库里偷银子却不抓,这是为什么?

清朝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明知库兵从银库里偷银子却不抓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他们的方法及其独特,基本没有被当场抓获过,其次就是当时的国库的金钱实在太多,也没有什么精确的清点,而且在搬运过程中也有其他的一些损失消耗记载,其实并不是清朝不抓,而是没有证据以及没有太过在意。库兵,顾名思义,就是守仓库的士兵。最有油水的,那必定是清朝守银库的士兵,据说当时民间流传着一个说法,叫做“一个银库小郎中,十个皇帝也不换”。由此就可以看出来银库的士兵是多么的有油水可捞,上面吃肉,下面总要喝口汤才行啊,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清朝这些肥差全都是满人,没有一个由汉人,就算是汉人,那也必定是冒充满人身份滴,就算是是搬运银子的体力劳动者库兵,也全都是满人担任,他们可以说是用生命在偷银子,各种小手段,小技巧层出不穷,有人甚至于专门练就了一门绝技,那就是用肛门来藏银子,确实让人感到惊讶。其次是库款出入从来都是只有一个大概数,根本就数不清,也就是说,银库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想算都没有办法算,如果有人问今天放出多少,应存多少,管理人员必定张口结舌,一问三不知,由此,也使得库兵偷银愈发大胆。而且银子在搬运过程中是会磕磕碰碰的,由此就会造成大量的损耗,这些被偷的银子完全可以划分为损耗,就算是来了专人检查,也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具体的损耗只能视情况而定,根本没有一个标准。这种现象可以说不光清朝有,每个朝代应该都有,只是严重情况差异而已。

清朝国库里的库兵都是赤身进出,九百万银子是如何丢的?

历史上有人调侃清朝道光年间是名副其实的“盗光”,因为在道光帝统治期间,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华大地的事情:国库里面的白银突然没了!而且这不见的白银是清朝当时赖以生存的近一千万两银子。其实这件事真的不关道光皇帝的事,道光帝这个锅背得有点冤。因为他可以说是最节俭的清朝皇帝,他登基的时候国库就没多少银两,天天省吃俭用,舍不得多花一分冤枉钱,结果国库还被盗光了!那么当时这九百万两白银,是怎么在道光帝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偷走了呢?道光帝又作何反应呢?为什么道光年间会这么穷?如果换做在康熙、乾隆时期,丢了九百万两白银可能就是心疼个一两天,之后也就忘了,毕竟当时是盛世,有钱。可是清朝一路在走下坡路,特别是在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割地送赔款就花了四千万两白银,大伤元气。之后又连遇天灾,黄河决堤,民不聊生,不得已清政府又拿出了2千万两来赈灾,当时清政府一年收入也才四千万两银子。到道光当皇帝时,账面上只剩下一千万两白银。看着账面上有限的资金,道光皇帝自然深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所以已经学会了当一名“会算账”的皇帝。据说,他看到军机大臣曹振镛的裤子破了打着补丁,还会询问曹振镛打一个补丁多少钱。曹振镛实话相告说三钱,道光皇帝不仅感慨:你们在皇宫外面补居然只要三钱,很便宜啊,我在皇宫里面补个补丁足足要五两!可见当时清朝穷到连道光皇帝的衣服都需要打补丁了。所以,在1843年的某天,道光皇帝听到自己国库里面的九百万两白银丢失之后震惊惶恐极了,又不敢相信,赶紧拿了账本让人去核对,这一核对才发现:账目与实际严重不符!国库里面根本就没有一千万两白银!道光皇帝震怒的同时也非常想知道,国库仅存的一千万两白银是被哪些人用什么手段拿走的,根据当时的历史背景还有官方管理制度,大概有两个原因导致了国库亏空,银两被盗。第一个原因:官员徇私舞弊。清朝末期真的太穷了,穷到百姓比官员富裕的一抓一大把,而那些富裕起来的人也想当一回官,威风显摆一下。于是“捐官”,也就是买官成了公开的秘密,甚至道光帝自己也是允许的,只是捐的钱要进入国库。这件事牵扯出了国库银两丢失的一条重要线索。和张诚保类似手段的案件数不胜数,国库的银两就只少不加,账面上却一直到是一片兴荣。第二个原因:看守国库的库兵监守自盗。清朝国库的管理其实是非常严格的,从结构上就可以看出,当初在设计国库时也是考虑到了极致。当时属于清政府皇帝和后宫的库房就有十个,分别装有:锅碗瓢盆、首饰摆设、衣料布匹、药材补品、银两等等,单单银两就分出来3个大库。第一个大库是设立在内务府的银库,但是这个银库并没有实际的现银,主要是放一些珠宝或者玉石摆件等等,也就是我们在清宫剧里面看到的,为各位主子送赏赐的内务府,那些珠宝首饰就是来自这个银库,当然这个银库装的东西有限,所以面积不大,又因为没有现银更加好管理。第二个大库是在紫禁城里面,这个就好比是皇帝的小金库,这里面常年备有一百二十万两白银。这笔钱是皇帝的救命钱,皇帝如果被迫需要流亡的时候,这笔钱可以让他一路不会饿死,但是这笔钱到道光年间还没有被启封使用过。并且这些银子都是五十两一个大银锭,想要偷出去也不容易,因此封存之后就没有被打开检查过。第三个大库就是国库,存放在户部,就是这里的银两大量丢失。清政府所有的收入都存放在这里,而这里每日支出额度也很庞大,需要库兵来来回回搬运很多次。导致道光皇帝国库丢失的就是这些库兵。清政府对于银两的取用管理得非常严格,户部所有的官员都不需要进入库房,每日清点完银两要入库的时候,或者需要取出银子的时候,只需要看守在库房外面的库兵进去取或者放。这些库兵进出库房的时候必须全身不着一缕衣衫,这样就是为了防止库兵夹带,并且每次要出库房的时候,都必须张开嘴巴大喊一声:出来了。这样就能防止库兵将银两藏到嘴巴里携带出来。出到库房门口的时候还需要跨过一张板凳,并且张开双臂拍手示意,让检查的官员彻底看清楚,表示这些库兵没有通过腋下、体内夹带银两。看似非常严格,没有任何作案机会的检查条例,其实到了清朝末期已经在腐败中开始慢慢削弱。在巨大的钱财面前,库兵们苦思冥想,使用各种方法进行偷盗。其中最经常使用是用动物脂肪包裹住银子,然后自己服用一些松骨药,将银子藏在自己的肛门处进行夹带。另一种方式是在冬天带水壶进银库干活的时候,将银子放在水壶中,等到出库房的时候水已经结成了冰,检查的时候就倒不出银子,这样便能顺利带出银两,当然,这种方式在夏天就行不通了。通过这样的方式一点点的将国库的银子搬空,实在是太猖狂了。道光皇帝命人一定要彻查此案,虽然最后也查到了以上原因,但是由于时间太长了,想要找出人来进行惩罚,却已经找不到人来担责任了,最后也只能命令曾经在库房干过活的士兵、官员按照比例进行一些弥补,此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任由清朝加速灭亡。

明知库兵从银库偷银子却不抓,清朝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现象?

       清朝时期贪污腐败达到巅峰,小到雁过拔毛,大到巨贪惊国,所以谁都想薅一下清朝的羊毛,除过皇帝,官场是乌烟瘴气,一丘之貉。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库兵竟然偷库银,而且十分猖獗,各种方法十分奇葩,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偌大的清朝竟然会容忍这种现象,所以大清的灭亡也在所难免,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那清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现象呢?       第一,大环境所致。清朝初期,君臣同心,励精图治,官场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后期就慢慢变质,贪腐横行。深处官场的人很难独善其身,大家都那样搞,如果自己不搞,就显得很另类,而且格格不入,还容易受到排挤,所以库兵偷库银只是一个侧面的写照而已,是当时大环境导致这种现象的发生。      第二,方法独特。虽然说当时环境是那样,库银相对管理的也比较严格,不容易弄,如果非要明目张胆的弄,也会撞枪口。由于库银是清朝的命脉,所以管理严格,进出都要检查,而且进去要脱衣服,出门要仔细的搜查,为了能弄到银子,库兵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银子涂上猪油塞入肛门,直接塞入肠道内,或者以喝水的理由带上茶壶,把银子放入茶壶内,冬天的时候银子就可以冻在茶壶的水里,以此蒙混过关。      第三,官兵串通。其实对于库兵来说,还真没那个胆子,他们也害怕,但关键是后面有官员撑腰,库兵才不会担心。而库兵也仅仅赚的是个辛苦钱,大量的库银还是流向了官员。即使查账,也往往是走走形式,收收红包,在当时那种环境下,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国库九百万两被盗,库兵都是光身子进去光身子出来,钱哪里去了呢?

国库的九百万两银子都是被库兵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所带出去的,而那些库兵都把银子带回自己家了。因为当时库兵都是光着身子进去,光着身子出来,检查十分严格,所以没有什么人会怀疑,因此大家也都不知道是库兵盗走的。当时道光帝在位时,由于国家政事繁多,需要用银之际。道光帝想起国库还有900多万辆银子,在那里存放着,就没有人去国库里取出银子。结果却发现那里面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更别提900多万两银子。因为道光帝当时十分节俭,他可以说是最节俭的皇帝,所以对于900多万两银子被盗,他很是生气,下令彻查此事。然后道光帝彻查结果,最后查出是很多库兵把银子盗走的。
因为国库有很多官兵把守,而且每次库兵进去都是光着身子进去,光着身子出来,所以没有人怀疑他们。并且因为国库银子众多,一般没有人会去清点国库的银两。那些库兵们就利用了这个机会,夏天时,他们都是把银子塞进自己的肛门里面带出去的。因为他们都从小开始练习在肛门里塞东西。因此当上库兵之后,都是把银子塞进去带出去的。而在冬天的时候,因为银子太冷硬,他们就会把银子放在水壶底部。这样,因为冬天太冷,银子就会粘连在底部。所以当官员检查他们水壶时也查不出来。当皇帝知道后特别生气,就让很多官员去追查这些库兵的下落,但是因为时间太久远,很多都查不出来,所以最后也没有追回来。

大清国库925万两白银被偷,库兵一丝不挂,是如何做到的?

道光23年,一封检举揭发户部银库库丁偷漏国库银两的奏折,摆在了道光的案头。道光虽然治国能力平庸,在皇帝位上鲜有政绩,不过,他天生对银两感兴趣,以节俭闻名。经常穿着妃子们打过补丁的黄袍上朝,被称为“补丁皇帝”。接到这道奏折后,道光敏锐地感到这应该不是一个个例,便下令彻查。这一查,居然查出了大清历史上最大的国库被盗案。
那么,这起案件是如何被发现的呢?在戒备森严的大清国库里,银两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偷出来的呢?清朝银两的存放地主要有三处。一处是宫里的内库,主要存放皇帝的私房钱,相当于皇帝的小金库。这里常年存放的银两不算太多,主要供皇帝在紧急事态下使用,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动用的。第二处是内务府银库,这里存放的银两就更少了,主要是用于支付皇帝的各种赏赐,所以还包括各种珍宝古董、玉器字画等。第三处是户部银库,是全国财税收入的总库,包括各地缴纳的盐课、关税、杂赋等。因此,这里实际上就是清廷的国库。照理说,国库是金融重地,肯定是戒备森严,有重兵把守的,各种防范制度也十分成熟有效。清廷首先在库丁的选拔上就十分小心,他们对汉人不放心,凡是户部银库库丁,都是从满人中选拔的。一旦被选为库丁,都会享受丰厚的待遇,而且任期只有三年。即便是满人库丁,清廷也对他们心存忌惮,生怕这些库丁经受不住白花花银两的诱惑,铤而走险监守自盗。于是,朝廷又想出了一些绝招,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雨雪,凡是进入国库中的库银郎中、司库、库丁等,都必须脱得赤条条的,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在完成银两入库工作后,还必须赤裸裸地上蹿下跳,张嘴大喊数声“出库”,再接受严密的全身检查,方获准穿衣回家。但即便这样,仍然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国库失窃案,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事儿要从一个名叫张诚保的库丁说起。张诚保是道光年间一位户部银库里的库丁,负责每天全国各地税赋银两的称重和入库工作。他有一个哥哥名叫张亨智,想要花钱为其儿子捐个一官半职,结果张诚保利用职务之便,谎报银两袋数,瞒下了四袋银两准备偷运回家。不料此举被库丁们发现,大伙一拥而上,抢夺了其中的一部分。张亨智将剩余银两带回家后,又被自家银号里的管事发现,吵嚷着向东家讨要好处。也许是张亨智太过抠门,也许是他刚被库丁们抢劫,心情郁闷。于是,张亨智一怒之下,拒绝了几位管事的要求。几位管事恼羞成怒,一纸诉状将张亨智串通其弟偷漏国库银两之事,上告了官府。《清宣宗实录》记载:“道光二十三年,库吏分银不均,内自攻讦,其事不能复蔽,达于天庭……”几位管事没有想到,正是他们赌气似的告发,竟然揭开了清朝最大规模的亏空案。道光随即派出刑部尚书惟勤对国库进行盘查,这是自嘉庆以来,第一次对国库账目进行彻查。这一查不打紧,竟将道光惊得目瞪口呆。当惟勤带着官员查看银库每千两一袋的银袋时,有位官员无意间触碰了一下这些银袋,发觉有异,随即打开来看。发现所谓的千两银袋,竟然是用白布包裹的木头。细查开来后,官员们有了更惊人的发现,国库中的这些千两银袋绝大多数装的都是木头。经过仔细盘查,惟勤发现,户部国库应该存有白银1200万两,实际只找到了290万两,亏空高达925万两。也就是说,道光的国库中,有925万两白银不翼而飞,相当于当时朝廷收入的四分之一。这让道光极为震怒,下令定郡王载铨负责查办。经过缜密调查,载铨发现,900多万两白银的亏空并非一人所为,也并非是短时间内造成的,而是银库的库丁经年累月盗取所致。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库丁是如何瞒天过海,在浑身赤裸的情况下,将900多万银两像蚂蚁搬家似的悉数盗取的呢?原来,这些库丁们练就了一项绝技,那就是“肛门纳银”。顾名思义,就是将银锭藏在肛门里偷盗出去。对于这门绝技,鲜见于正史,《清代野记》中有过形象详尽的描述:“闻之此中高手,每次能夹江西圆锭十枚,则百金矣。库门前一矢地有小屋一间,乃库兵脱衣卸赃之地,四围以木栅护之,防人近窗窥伺。”当然了,要练就此绝技也并非易事,需从小训练。想要成为库丁的满人,先将抹了油的鸡蛋塞入肛门,待进出自如后,再将鸡蛋换成鸭蛋或鹅蛋,最后变成银锭大小的铁蛋,并且逐步累加塞入的数目,直到最后能塞进入十两重的铁蛋十颗,就算大功告成了。如果如愿成为库丁,依靠着这项绝技,库丁们就能在三年的任期内,尽量多地盗取银两。有的高手甚至可以盗取银两几十万,再差的也能偷个几万两,足够一辈子吃喝无忧。此外,库丁们还会利用茶壶、洒水桶等器物,夹带库银出来。最绝的是“猕猴盗银”。银库里曾豢养了几只猕猴,帮助库丁们看守银库,没想到,这些猕猴竟成了库丁盗银的帮凶。他们用鸦片喂食猕猴,直到猕猴们上瘾,然后教唆猕猴偷取银两来换取鸦片,后来银库不再养猴,这个方法也被迫停止了。当然了,库丁们的这些伎俩,肯定是瞒不过银库司员、查库御史等人的,他们往往就会和库丁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将国库偷盗一空。道光听取了载铨对案件的调查后,雷霆震怒,将盗取国库银两的库丁全部斩杀,将他们的妻子儿女发配新疆,给官兵为奴。同时将历任管库司员、查库御史等逐一筛查,逐一治罪。至此,清道光年间的巨大国库失窃案水落石出,尘埃落定。(参考资料:《清史稿》《清宣宗实录》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逸算命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prokits.com.cn/news/4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