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风水八字

程茵陆启年最新阅读 程茵茵

《瞎子,原来我很爱你》中无焉因为程茵而患的妄想症最后在念衾帮助下治好了吗? 小说里没有说明,应该没有治好,看一…

《瞎子,原来我很爱你》中无焉因为程茵而患的妄想症最后在念衾帮助下治好了吗?

小说里没有说明,应该没有治好,看一下番外。

程茵陆启年最新阅读 程茵茵插图

求木浮生的衾何以堪 网盘

链接: 

 提取码: g8td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作品简介:《衾何以堪》是2009年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木浮生。该书作者作品《瞎子原来我很爱你》得升级修订版,讲述一个关于守候和等待的故事。

《云中歌》的结局,最后云歌和谁在一起了?

《大漠谣》霍去病和狼女金玉感人的爱情故事。 追问: 云歌到底是爱谁的?而刘询最后没有挽留云歌吗?云中歌是我昨晚才看的,看到凌晨四点才看完上部心急,想知道各中内容 回答: 陵到最后等到了他想要的云歌的爱。只可惜那个孩子,那个还没有成型的生命,那段描写让人揪心,一个希望的生命就成了这鲜红的血染红了一切,却冷了云歌的心。那样一个轻灵如百灵鸟的女子,她的变化让人痛心,对孟珏的残忍其实也是在对自己残忍,因为她始终知道他和他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她怎会忘掉这些而和孟珏在一起,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活的支柱。她会报仇,这确实是云歌,报错了仇,也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像。 追问: 那我不看了,太虐~石头爱了云歌8年那样漂亮如玉的人,最后是这样的下场只能说桐华太狠了~大漠谣,的最后就是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问友,你还有好书介绍一下吗?我就要求HE结局,中间可以很虐很虐但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专一爱情的,类似《温暖的弦》有吗? 回答: 何以笙萧默,这个最像。都是男女因误会分开,暌隔多年重新在一起。 追问: 看过,还买了书龟慢的我都买书了还有吗古代 穿越的也行啊实在没书看了女猪别什么都不是就行 回答: 《瞎子,原来我很爱你》桑无焉是即将毕业的心理学专业大学生,如今在一所电台做播音实习生。某日,在电台的电梯里遇见一个患有眼疾的青年男子苏念衾。之后,才发现他居然就是如今圈内一身份神秘的著名填词人。多次偶然巧遇之间,她被他古怪、孤僻的脾气吸引,从好奇演变成喜爱,然后竟然忍不住制造各种机会去接近他。最糗的一次,她想偷吻都被他当场逮住。某夜,恰逢好友程茵不在时,桑无焉病重。她病中的软弱求助赢得了苏念衾的好心帮助,并且也赢得了爱情。同居后,桑无焉无意中得知苏念衾家世不凡,难以高攀。而苏念衾也与其继母旧情纠缠难解。再加之桑母对两人间的恋爱关系激烈反对,桑父又突然逝世。波折间,苏念衾因残疾和复杂家庭关系的阴影形成的霸道、任性脾气与桑无焉好强的个性格格不入。多重压力之下,桑无焉无奈回到家乡,与苏念衾断绝往来。三年后,当桑无焉已准备在家乡立业成家时,却再次意外地见到已继承父业、成为商界名人的苏念衾。他的脾气也成熟、收敛了许多,对桑无焉仍旧爱恨交杂、念念不忘。而常年陪伴桑无焉左右的密友程茵的身份更是让苏念衾错愕震惊。

求木浮生《衾何以堪》详细故事梗概?

男主是苏念衾——瞎子,
是当红词作者,
但是从来不在公众面前露面,
行踪神秘。

女主桑无焉大学生,
在兼职做电台时,
电梯偶遇苏念衾,“惊为天人”
(哈哈形容男人是怪怪的哦!)

第一次见他,发现他是个名人。
  第二次相遇,他又成了盲文老师。
  那么第三次……..

在游乐园摩天轮上女主对男主下手。

他的唇还是依旧抿的很紧,显得一副漠然的样子。唇很薄,唇色也很浅,好像婴儿一般的嫩红色。
  忽然,她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很想吻他。
  她也被自己大胆又古怪的念头吓了一跳。不过确实是机不可失,她想,也许可以模拟一下,反正没人看见。

  她轻轻地伸过头去,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的脸,摒住呼吸,怕他一察觉自己的气息便露馅了。
  在两人的脸蛋还有两寸距离的时候就停下来,她不能再接近了,盲人的其他知觉是很敏锐的。
  她闭上眼睛沉醉了一下。不能得到他的吻,这样模拟一样也是好的,她在说服自己。
  
  “这种事情,似乎都是男人主动的。”苏念衾突然开口被人发现,

原来人家不是瞎子,
是视障,不是全盲

“我又不是绝对盲,三尺以内的物体移动都能够分辨。”在摩天轮的车厢里,虽然苏念衾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还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桑无焉敢肯定他很想笑。
  理所当然,桑无焉属于“三尺以内移动的物体“
  她只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那么以前在他眼前做的很多小动作,说不定他都能发现。
  程茵继续说,“他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为什么不事先就阻止你,而是在你停下动作,以为目的达成之后才开口。”
  “是啊,好奸诈!好奸诈!好——奸——诈——”桑无焉气的在屋子里振臂大呼,然后狠狠地一拳砸在巨大的咖啡猫的鼻子上,“他专门要看我出丑。

求《衾何以堪》的番外

    木浮生衾何以堪结局,衾何以堪在线阅读,小说全文全集番外全书完结局番外篇全本苏念衾笑。

    下午桑妈妈未归,俩人刚吃过晚饭,苏念衾就接到小秦的电话。

    “苏先生,你上午让我去查的那个地址,我已经去过了。房东和楼下值班的门卫说,以前租给的那个念A大的女孩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合租者。”

    他一言不发地挂了电话,然后喊:“无焉?”

    “哎,我在刷碗。”桑无焉的声音出厨房传出来,还有水声。

    苏念衾摸索着走去,从背后环住她的腰,将头垂在她的发中。

    “怎么了?”桑无焉用沾着油腻的手指去点了点他的脸颊。

    “没什么。”苏念衾轻语,过了半晌又说:“无焉,不要念书了,回A城来陪我。”

    “苏念衾,看不出来你这么封建。”桑无焉继续刷碗。

    “怎么封建了?”

    “还禁止妇女外出识字,你不会是嫉妒我比你有文化吧。”

    “什么跟什么!”苏念衾无语。

    “你连小学文凭都没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小璐早把你给出卖了。”

    苏念衾哑然失笑。

    他七岁回到苏家,家里并未送他到盲校念书,在母亲眼中他只是视力不好,和盲不盲没有关系而且认为儿子应该和正常人接触,于是专门请了家教来教他。

    所以,可以说,苏念衾从来没有进学校念过书。

    “那开学之前,在A城陪我总可以。”

    “念衾,你怎么了?以前你可没这么粘乎乎的。”

    苏念衾脸上的神色一闪,“怕你被人抢走了。”

    “谁会比你还有魅力啊。”

    “程茵。”苏念衾淡淡地说。

    桑无焉傻乐,“喂,小苏,你的醋也吃得太广泛了吧。”

    新学期开学前,桑无焉在苏念衾和桑妈妈的双重劝说下,随苏念衾一同回A城多呆几天。

    苏念衾去上班,她一个人在家看碟,后来接到余小璐的电话。

    “念衾去医院没?”余小璐问。

    “去医院干吗?”

    “做检查啊,他视力下降得厉害,一直为他治疗的李医生好不容易从美国回来,催他过去几次了。”

    桑无焉这才想起上次余小璐说的话,她太粗心,竟然把这个都忘了。

    “回来我给他说。”

    “不是跟他说,是强迫绑他去。”余小璐强调。

    “我要是能绑架他的话,就不是桑无焉了。”

    “若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强迫他做什么事情的,也只有你桑无焉了。”余小璐鹦鹉学舌地跟她回嘴。

    桑无焉忍俊不禁。

    “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和我一样可爱,是吧。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地答应成为我侄媳妇呢。”

    两人拿着电话笑作一团。

    苏念衾回家开门收起钥匙后,进玄关迈出步子的首要事情就是先问:“你鞋子没乱放吧?”

    桑无焉第一回还气得差点将抱枕向他仍过去,后来也麻木了,就像只懒猫似的卷在沙发上说:“苏少爷,小的怎么敢。”

    第37章

    “为什么不去医院检查?”两人从外面吃了晚饭,手牵手在临近的公园散步。

    “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不喜欢象个傻子一样做那些无聊的测试,而且一点用都没有。”

    “可是你的视力确实是越来越差了,至少以前…”

    “至少以前还看的见你亲我。”

    “丑美了你。”桑无焉至今提起来仍觉得很糗。

    过了一会苏念衾又说,“而且眼睛会不会继续差下去,我并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苏念衾闻言一愣,渐渐地神色一凛,“怕我真成全盲,拖累你了?”

    桑无焉停下脚步,侧过头来看他,“你怎么能这么想?”

    “我怎么想了?被我说中了?”苏念衾声音提高一度,下意识地松开桑无焉的手。

    桑无焉被他这个无意的松手动作激怒,“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右脚一蹬转身就走,留下苏念衾一个人站在原地。

    十分钟后,苏念衾没动。他一个大男人拿着盲杖站在公园的路中央,此刻人不算多所以更加显眼,不时有人回头来看。

    以前两人去逛街若是走丢了,他一定会在原地等桑无焉找回来,可是如今是他把她气走的。

    二十分钟,桑无焉依然没有返回。

    大概是真的生气了一个人回家,苏念衾想。

    回家?这两个字从苏念衾脑子闪过就觉得不好,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坐电梯的,想着就有点急了,只好往回赶。

    桑无焉气冲冲地到家然后将头蒙在被子里闷声使气,“讨厌!讨厌!什么臭脾气!”过了一会,被子里憋的慌她探出头来,看到窗外的天暗才想到苏念衾对那条街的不熟,天色渐晚。桑无焉这才后悔,不该留他在那里,于是套上外套又出门去找他。

    两人刚好在拐角撞了个满怀。

    “你去哪儿?”苏念衾知道她是从家里冒冒失失地冲出来的,紧张地责问,总怕她一生气就又跑了

京城大状师大结局

几年前那个的吧?第一集
  柳继先喜获“京城第一状师”称号,众状师前来庆贺,热闹非凡,他儿子柳重言却心高气傲,不愿沾父亲的光,希望有朝一日能超过父亲,得到“天下第一状师”的称号。
  顺治皇帝虽为万乘之君,却得不到自由和爱情,一气之下要出家,闹得宫中鸡犬不宁。
  柳重言略施小计骗了恶霸的钱去救被恶霸欺负的弱女子,恶霸恼羞成怒,追打重言,重言幸得未婚妻楚君相救才脱身。
  螯拜居功自傲,连皇上也不放在眼中,众臣敢怒不敢言,皇上也惧他三分,与董妃相见也只有暗中传字相约。
  第二集
  皇上在宫中郁闷,与段太傅私自微服出宫,段太傅带皇上到他的亲家柳继先家中拜访,正赶上柳继先教训重言,考重言大清律例,重言谈吐不凡,令皇上赞叹不已,两人结为兄弟。
  宫中,皇后为争宠,说服太后严刑逼董妃交出皇上写的字条,董妃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皇上回到宫中,想去看董妃,摄政王多尔衮拥兵自重,将皇上挡驾,皇上执意要闯进去,君臣发生冲突,多尔衮借此笼络其他大臣,欲废皇上。
  第三集
  柳继先一身正气,想培养一批正直的状师,可那些学生急功近利,转投唯利是图的钱状师门下,柳继先感叹世风日下,重言用计惩治了钱状师,替父亲出了口恶气。
  重言与未婚妻楚君互相恃才傲物,看不惯对方,双方父母为摄合他们的婚事,使用激将法,让他们公开摆擂台比试才华以定婚事。柳段两家擂台正打得难分难解,段太傅突受皇上召见,擂台只得改日再打。
  皇上对自己身边最亲信的太监赵公公被杀而不解,段太傅也不明原因,螯拜一口断定是多尔衮所为,欲借机除之。
  此案嫌疑人一条龙生性好赌,又有前科,现场种种迹都表明他难脱干系而被判死罪,一条龙母亲为救儿子求钱状师帮助,反被羞辱,转而找柳继先,但柳继先也认定一条龙是杀人疑凶,怕英名受损而不敢接案子,柳重言却不知天高地厚接下了。
  第四集
  柳重言为查案,带着仆人古佳欲到现场验尸,被拒之门外,正无奈之时,遇到微服的皇上和侍卫佟致远,佟在顺天府暗示身份,官差拱请柳等人入内验尸,柳发现几处疑点,不动声色,估计不是一条龙所为。赵公公的干儿子赵明等人赶到现,百般刁难柳,皇上也提醒柳,此案不简单,希望他不要插手,但柳却认为自己有把握。柳要求顺天府重审此案,并据理力争,使顺天府尹不得不答应重审此案,将一条龙暂缓判决。皇上回到宫中,也相信赵公公之死是多尔衮所为,决定与多尔衮对着干,挑明此事,并要废掉皇后,立董妃为后,在宫中掀起风波。
  第五集
  柳重言与赵公公女儿桃云逛街时遇到未婚妻楚君,楚君醋意大发,与丫环百般捉弄柳重言,令他在桃云面前出丑,气得柳七窃生烟。
  柳为查凶案真相,夜挖赵公公之墓,刚发现一点线索,赵明等人赶到,将柳与古佳报官,抓进监狱,还连累柳继先也被抓起来问罪。幸得皇上降旨将他们释放,但也气得柳继先再也不让重言出门。
  桃云遭哥哥赵明暗算,柳重言才知道赵明是武林高手,怀疑赵明便是杀人凶手,重言与古佳潜入桃云家探个究竟,却发现赵明与他干妈有奸情,此时赵明干妈有了赵明的骨肉,赵明要灭口,柳重言再次被赵明抓获,幸得桃云带柳继先及府尹相救。
  第六集
  赵明杀众人,大内侍卫佟大人及时赶快,将赵明捉拿归案,真相大白,正当柳重言摆酒庆贺时,钱状师警告柳重言别太狂,此案并不那么简单,果然传来了赵明师傅死讯,证明凶手并非赵明,案中有案,柳重言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猜出与他结拜的人是皇上,重言到宫中找皇上结案,才发现案子越来越复杂,正欲与皇上研究案情,突然传来董妃病危消息,经重言查看是中剧毒,董妃死后,皇上便出家,并嘱托螯拜除掉多尔衮。
  螯拜邀多尔衮郊游,用计骗多尔衮喝下毒酒,待多尔衮毒发时,得意地告诉多尔衮真相,称赵公公及董妃都是自己所杀,自己可以独揽朝政。
  第七集
  螯拜对外称皇上驾崩,照遗诏立三太子为康熙皇帝,朝中大臣无不唯螯拜马首是瞻。段太傅看到朝政太乱,想退隐抱外孙,催楚君与柳重言完婚,楚君不从,时有人自称是螯拜手下来访。楚君与丫环出门到街上看柳重言笑话,开始对重言有好感,以香帕相赠,岂料回到家中发现家中惨遭灭门,父母及家人全被杀,楚君与丫环也被追杀。
  柳继先及重言闻讯前往段家查看,发觉是蓄意谋杀,只是不知楚君死活,重言本想查找,但顺天府尹来拜访,说杀太傅之死涉及国家机密,不得追查真相,重言觉得其中一定有阴谋,柳继先劝重言出门游历,积累经验。
  第八集
  重言带着古佳和一条龙出门,柳继先千叮万嘱付出门在外小心,也希望重言长点经历、见识。大内侍卫佟大人因为护送皇上去五台山时与皇上失散,便四处打听皇上踪迹,在一家妓院里碰到偷儿小柔,小柔将店内嫖客的钱偷走,并将赃物放进佟大人包袱中脱身,两人因而结识为朋友,佟大人想上五台山寻找皇上,为行动方便他与小柔扮成叔侄。
  皇上在五台山修行,法号行痴,众僧人并不知他底细,皇上剃发之后,发誓一生不再说话。柳重言三人一路上又累又饿,途中遇到两帮会准备打斗,差点送了命,方知江湖险恶。
  第九集
  众帮会为各自利益要争帮会盟主之位,帮会调停人丁平建议,通过抢彩球方式来定盟主之位,众人无异议。
  重言等人看热闹被小柔偷去钱袋,想找小柔要回钱袋及楚君相赠的手帕,反被小柔戏弄,误打了正着抱到了花球,被众帮会定为帮会盟主,众帮会不服,因有言在先,又不得不服,正当重言不知所措时,被前来的官兵以聚众闹事而拘捕。在公堂上,重言以雄辩口才让知县无话可说,同时赢得众帮会人的佩服,树立了威信。重言趁机给帮会定规矩,改良帮会,重言为了寻回被盗的手帐,派手下四处打探,却找不到小柔。
  重言刚刚将万马帮和雷霆帮多年恩怨化解,而当初一直做帮会调和人并力推重言做盟主的丁平,却暗中又挑起两帮会仇杀。
  第十集
  古佳劝重言逃走,但重言不愿帮会厮杀,只得请知县出兵平息,岂料知县并不理会,重言只好冒死劝两帮帮主停止厮杀,发誓要查清这起阴谋。
  万马帮帮主第二天突然莫名死亡,重言发现帮主是被人谋杀,丁平假装正义骗得众人信任,而重言发现了丁平深藏不露的本性,知道他确实不简单,重言就从雷霆帮帮主妹妹穆琳与万马堂堂主相爱的事入手,从中调解,两帮人却不吃这一套。小柔终被抓回来见重言,狡猾的小柔用计逃脱,害得古佳当众出丑。
  第十一集
  佟大人受重伤多得小柔照顾,身体渐渐复原。重言为调解两帮之事,不惜冒险两边斡旋,在与丁平喝酒时发现丁平的一些蛛丝马迹,故意试探丁平,丁平果然不简单,与螯拜有关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雷霆帮帮主突然被杀,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丁平也渐渐露出水面。重言为找小柔要回手帕,反而再次被小柔捉弄,掉入粪坑。
  雷霆帮有一堂主欲携银私逃,然后突然死去,重言前来处理,发现破绽越来越大,连自己也差点被下毒。如此机警逃过一劫,重言觉得应以退为进,暂时避开一下,刚好抓到小柔,百般报复捉弄小柔一翻。
  第十二集
  重言正在报复小柔,佟大人赶到,三人相认。重言请佟大人相助解决帮会之事。重言设计假装陆堂主死而复生,吓得穆琳的奶妈程苗魂飞魄散,说出真相。原来她是雷霆帮帮主之妹穆琳的亲妈妈。但由于丁平恐吓,她把所有的罪揽在自己身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穆琳。第二天她却莫名被人杀死,事情再度恶化,令重言想不通,将自己倒吊起来想问题,终于想出丁平的种种可疑之处。
  重言等人突遭污陷,佟大人被认为是杀程茵凶手,知县想让佟大人屈打成招,重言怎么辩驳也无用,重言等人被打入监狱。
  第十三集
  在狱中,两狱卒称是帮会中人,可帮重言等人逃狱,但重言嘱咐他们只须虚张声势,扬言要铲平县衙,迫使知县放了重言等人,只是不放佟大人,小柔求重言救佟大人,重言不答应,众人对重言不满。
  重言为佟大人翻案,但苦于没有证据,要知县宽限三天,知县听了重言的吹捧,答应宽限三天。
  重言用计骗穆琳说出真相,找出杀人真凶,在公堂上,重言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大闹公堂,终于等到了丁平来公堂,重言将丁平一条条的证据摆出来;丁平百般狡辩,重言请出穆琳,道出真相。原来穆琳和丁平是双胞胎兄妹,丁平被揭穿真面目,恼羞成怒,想杀重言,幸得佟大人相助,丁平错手杀死穆琳,却被重言一推之下丧身刀下,所有真相大白。
  第十四集
  小柔为报答重言救佟大人,信守诺言陪重言一晚上。重言本想报复小柔,折磨小柔,反遭被小柔暗算,被揍了一顿也没捞着便宜。连钱也被小柔拿走。
  小柔与佟大人一起寻皇上,但小柔被人跟踪,佟大人以为是小柔的仇家,出手赶走他们。重言与古佳、一条龙重操旧业,想替人打官司挣钱,可人生地不熟,没人帮衬。
  小柔再次被人缠住,佟大人出手相助,却被人施药放倒,小柔也被掳走。重言他们发现佟大人并将他救醒,一起去找小柔,他们越走越发觉不对头。原来小柔大有来头,是当地最有权势的余家堡堡主外孙女。小柔为了摆脱表哥的纠缠,同时为了接任堡主位,要重言假扮情侣。
  第十五集
  原来余家堡是神偷世家,小柔是第四代堡主传人,小柔两个表哥为得到堡主之位,追求小柔,小柔才想让重言帮忙做情侣,重言本不想帮小柔,但见小柔两个表哥实在不象样,才答应帮忙。余太君堡主想早日传位给小柔,逼小柔与重言早日成婚,令重言为难。
  小柔失踪多时的大表哥也回来了,只不过被毁了容,三个表哥的妈妈为各自利益,争堡主之位,互相攻击,对重言更是不满。佟大人突然发觉有人跟踪自己,决定出去查查情况。螯拜已牢牢将少年康熙掌握在手中,并不时给康熙帝颜色看,令康熙帝敢怒不敢言。螯拜发现佟大人在余家堡,下令手下荣俊密切监视余家堡,找到要找的东西就产平余家堡。
  小柔三表哥为了抢堡主之位,不惜用下三滥手法,在糕点中下药,但糕点被古佳和一条龙吃掉,三表哥竟然动手将小柔打昏,欲强暴小柔。
  第十六集
  重言无意中发现三表哥欲强暴小柔,挺身相救,两人回家途中失足掉入陷阱,患难中开始互相有好感。
  三表哥意外死亡,从此余家堡鸡犬不宁,余太君将堡主之位正式传给小柔,并将一件宝盒交给他,宝盒中却是一封信,没等小柔看信,就被一蒙面人抢走,原来信中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第十七集
  重言夜间看见一黑衣人,想查看一下,却被人暗算,等他醒来后,被人发现二表哥死在他身边,众人认为他是杀手,被送到了官府,经太君担保,重方才被暂时放出来,并要他查出凶手。岂料太君当晚被暗杀。
  重言装神弄鬼查凶手,借口说余家祖宗托梦给他要查出凶手,大表哥做贼心虚,露出了马脚,原来信是他抢的,但命案与他无关,他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余家堡好,其中有个大秘密,如果传出去余家堡就会被灭门,随之杀出重围逃走。重言坚信凶手仍在堡内,他与小柔商量好用结婚之用引出真凶。谁也想不到是小柔的大姨妈杀了二表哥、三表哥。
  大表哥逃出余家堡后,向荣俊说出信的秘密,结果被灭口。佟大人回来后,才知道余家堡发生了巨变,他与重言等人离开余家堡,重言与小柔都舍不得对方,但都嘴硬不说。重言他们刚走,楚君又找到余家堡。
  第十八集
  小柔追上重言他们,楚君也尾随而至,见重言与小柔以夫妻相称很不是滋味,伤心而走,却落入匪徒之手;重言发现楚君被送入妓院,妓院老妈将楚君现场拍卖,重言用小柔偷来银两高价买下楚君,但楚君已被吓傻,什么也记不起来。为恢复楚君记忆,重言等人装神弄鬼,企图以毒攻毒治楚君,小柔想尽各种办法都不能奏效,其实楚君并没有失忆,只是看到重言与小柔关系,不想破坏他们只好装失忆。
  重言要面临对两个姑娘的选择,让他左右为难。
  第十九集
  重言在两个姑姑间,顺了这个情,又失了那个意,小柔醒意大发,楚君也觉难做,只好不辞而别了。小柔追上楚君,两人推心置腹,结为好友。楚君告诉重言,妓院攀花楼是个魔窟,重言派古佳和一条龙前往探视,落入虎口;重言见他们久而未归,报了官,将二人救回。但重言见县官处处维护妓院,怀疑他与妓院有关,决心查个水落石出,县官发觉重言对他不利,派人暗杀他们。
  重言扮阎罗王,古佳和一条龙扮黑白无常,将县官与老妈押来,吓得两个人如实招供罪行,惩治了他们。重言等人来到五台山找出家的皇上,尽管主持说没这个人,重言却从他们的神态中觉得其中有疑点,待再查时,主持说那个人已死,令重言感慨万分。
  第二十集
  重言等人惆怅而去,想回京城,岂料楚君神情大变。众人只得继续游历,可两年来一直无所作为。某日路过集市,碰到两人争执,而县官又糊涂判案,重言挺身而出,凭其才智,聪明断案,结果暴露行踪引来杀身之祸,滚落山崖才逃脱;楚君才突然醒悟,说自己并没有失忆,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说出父亲被杀的原因,并说出小柔的身世,小柔原来是螯拜和皇后的私生女,众人大惊,小柔得知自己身世不知所措,不愿这是事实,伤心独自离开众人。重言依照小柔的性子,估计她去京城查自己的身世,就奔京城找小柔;同时也想回家看看,亲人团聚,重言心里还惦记着小柔。
  螯拜恶行已引起许多大臣不满,柳继先也暗中查找螯拜罪证;但螯拜只手遮天,对他尚无办法;康熙帝在其他三位辅政大臣劝说下,宣布亲政。
  第二十一集
  螯拜百般阻挠康熙帝亲政,但皇帝主意已决,螯拜只得答应。重言带楚君到顺天府替楚君一家惨死鸣冤;消息传到螯拜耳中,便令荣俊解决,结果谁也不敢受理此案,重言也挨了打。小柔为查明自己身世,用计混入螯拜府中做丫头。柳继先请来朝中威信极高的十皇爷商议,十皇爷气愤地要参螯拜一本,但十皇爷并不是螯拜对手,反而引来杀身之祸,死于非命。
  小柔给螯拜送汤,差点被螯拜手下认出,小柔机智骗过,趁机和螯拜亲近,引起螯拜心思,想起自己私生女。康熙亲政,螯拜在亲政大典故意找碴。
  第二十二集
  螯拜以黄河水泛为由,将众人带走,弄得大典冷冷清清,却更坚定了康熙除螯拜的决心。柳府来了刺客,一条龙母亲惨死刀下,使柳继先重言等人觉得危险开始逼近,在佟大人的引荐下,重言与康熙相识,两人以朋友相处,柳重言在太皇太后面前慷慨陈词,大谈治国之道,反而惹怒了皇太后,被抓起来,次日处斩。
  第二十三集
  重言被押付刑场,螯拜亲自来监斩,眼看重言人头落地,皇上突然驾到,执意要放重言,与螯拜较劲,逼得螯拜无可奈何,放了重言。重言与康熙商讨治螯拜方法,仍牵挂着小柔。小柔与螯拜父女相认,螯拜说漏嘴,让小柔知道皇后是自己母亲,小柔难计接受这个事实,不愿留下,螯拜怕小柔出去会暴露这个秘密,下令将小柔关起来。
  皇上与重言设计抓来螯拜亲信荣俊,严刑逼供,使他招认。敲山震虎,螯拜威胁太皇后,要放了他亲信,处置佟大人和重言,太皇后无奈同意。
  皇帝本想向太皇后报告螯拜之事,但太皇后觉得还斗不过螯拜,劝皇上不要与螯拜作对。重言也受到父亲的劝阻,劝他要忍耐,突然太皇宣柳继先进宫有事商议。
  第二十四集
  太皇后劝柳继先阻止重言等人不要动螯拜,恩威并施,让柳继先无话可说。
  柳继先不惜以断绝父子关系来劝重言,但重言为维护律法尊严,毅然离家。皇上带着重言等人到顺天府告状,消息传出,朝野震惊,螯拜赶快笼络八旗旗主,告知他们皇上欲废八旗各项特权,要八旗旗子弟自食其力,挑唆八旗造反,欲取皇上而代之。
  由于顺天府、刑部都不敢接皇帝的状子,螯拜提议由八旗旗主来审理此案,皇上答应。螯拜窃喜;到公堂上,柳重言才发现螯拜请来了父亲柳继先做状师,重言一时不知所措,先输一筹,回到家中,父子各持已见,反目成仇。
  第二十五集
  公堂上,从赵公公案开始,重言指出螯拜是凶手,但各项证据证人都被柳继先驳倒,又输一场,重言唯一的希望放在螯拜的亲信荣俊身上,只要荣俊不翻供,就有机会赢得这场官司。再次开审,重言说出螯拜与皇后私生女之事,众人闻言大惊,但再次被柳继先驳倒,重言只好传荣俊出堂,岂料荣俊在堂上反口不认罪,反诬陷重言等人,重言再输一场。
  小柔乘螯拜赢了官司庆贺时逃走,刚好听到螯拜要杀重言的话,大惊,忙找到重言,果然杀手追到;混乱中,荣俊被杀死,小柔也重伤而死。
  佟大人找到行痴和尚,佟大人将知痴带回宫中,八旗旗主见状大惊,康熙帝见父亲,泪如雨下,终于感动顺治帝,答应出来作证。
  螯拜闻言大惊,忙暗中准备发难。顺治出现在公堂上,指证螯拜所做种种罪恶,柳继先也当堂指证螯拜罪行,群情激奋,当场将螯拜擒拿归案,天下太平。重方与楚君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逸算命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prokits.com.cn/news/4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