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风水八字

张耳陈余列传 张耳陈余从刎颈之交到反目成仇

陈馀为什么这么恨张耳?要张耳人头才肯去刘邦合作共击项羽? 一、“见死不救”导致关系破裂张耳与陈馀关系的破裂,发…

陈馀为什么这么恨张耳?要张耳人头才肯去刘邦合作共击项羽?

一、“见死不救”导致关系破裂
张耳与陈馀关系的破裂,发生在巨鹿之战期间。公元前208年,章邯攻打赵国。赵国战败,张耳与赵王歇一同逃进巨鹿城,被秦将王离团团围住。陈馀收集赵国散兵数万人,驻扎在巨鹿北面,章邯驻军巨鹿南面的棘原。巨鹿城内粮尽兵少,张耳多次派人去叫陈馀前来营救。但陈馀以兵力不足,打不过秦军为由,不敢前往巨鹿营救张耳和赵王歇。如此过了几个月,张耳勃然大怒,埋怨陈馀,派遣张黡、陈泽前去责备陈馀说:“当初我和你结为生死之交,而今赵王和我很快就要死了,你拥兵数万,却不肯出手救援,赴难同死的精神在哪里啊!如果真守信用,何不攻击秦军而与我们一同战死,似此还有十分之一二能打败秦军保全性命的希望。”陈馀道:“我揣测自己前去终究不能救赵,只会白白地使全军覆没。何况我之所以不和张耳同归于尽,是想为赵王、张耳向秦军报仇啊。现在一定要共同赴死,就如同把肉送给饿虎,有什么好处呢!”但张黡、陈泽仍然坚持陈馀应该同生共死,陈馀于是派张黡、陈泽率五千人先去试试秦军的力量。结果不出陈馀所料,果真是送羊入虎口,张黡、陈泽所率的五千人刚到巨鹿就全军覆没。从张耳的角度来说,陈馀见死不救,当然不够义气,不够哥们儿;而从陈馀的角度来说,奋不顾身、不计后果地前往巨鹿救援,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不理智行为。哥儿俩一个讲“义”一个讲“智”,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值得关注,也很有意思的是,曾经为了朋友不惜触怒汉武帝、惹来“宫刑”的司马迁在记述完陈馀的话后,接着写道:“当是时,燕、齐、楚闻赵急,皆来救。张敖亦北收代兵,得万余人,来,皆壁馀旁,未敢击秦。”意思是说:在这时,燕、齐、楚听说赵国危急,都来救援。张敖也向北收聚代地的兵力一万多人赶来,都在陈馀旁边安营扎寨,却不敢攻击秦军。我们不知道此处记载是否是司马迁有意如此安排?也不知道这是否是司马迁想要借此表明态度?如果是的话,那么作为张耳亲生儿子的张敖也不出击,而是在陈馀旁边安营扎寨,实在太能说明问题了。二、彼此不信任加深裂痕或许是因为王离的军事才能有问题,或许是王离想要围点打援。总之,在有限的史料里,我们无法确切知道王离围困巨鹿数个月之久,为什么还未能攻下的原因。我们现在所能确切知道的是,巨鹿之战中,张耳侥幸不死。张耳劫后余生,自然要找陈馀兴师问罪,责备陈馀。另外,张耳怀疑陈馀暗中将张黡、陈泽杀了,因此多次向陈馀追问张黡、陈泽的下落。陈馀发怒,说:“想不到你对我的责怨如此之深啊!难道你以为我就舍不得放弃这将军的官印吗?”于是解下印信绶带,推给张耳。张耳起初愕然不肯接受,待陈馀起身去上厕所,宾客中有人劝说张耳道:“我听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现在陈将军给您印信,您不接受,如此违反天意,很不吉祥。还是赶快取过来吧!”张耳听信了这宾客的话,便收取了陈馀的官印,接收了他的军队。陈馀解下将军的印信绶带,本来只是激怒之下的意气用事。等他上完厕所回来时,看见张耳没有任何辞让,竟然真的收取了自己的印信绶带,幽怨得不行,怒冲冲地急步离去,带着手下几百亲信到黄河岸边捕鱼猎兽去了。巨鹿之战中陈馀见死不救,确实不够哥们儿,所以,战后陈馀被张耳责骂和批评也是应该的。如果张耳责骂、批评后,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他们的友谊小船或许还不会翻。遗憾的是,此时的张耳宁可相信宾客的话,也不愿意相信老战友陈馀的话,从而使他们的关系裂痕进一步加深。三、为封地大打出手公元前206年,秦王朝灭亡,西楚霸王项羽划分天下土地,分封十八路诸侯。张耳因为贤能,又跟随项羽入关,因此被封为常山王,统领赵地,建都襄国。而陈馀弃将军印信离去,也没有追随项羽入关,所以不封。对此,项羽的宾客中有多人觉得不公平,劝项羽说:“张耳、陈馀对赵一样有功,如今既封张耳为王,陈馀也就不可不封。”项羽不得已,又听说陈馀正在南皮,就把南皮周围的三个县封给了他。陈馀虽然获封三个县,但与张耳所得分封相比,心里还是不能平衡,说:“张耳与我功劳相等,现在张耳为王,我却只是个侯,这是项羽分封不公平!”对于项羽的分封,与陈馀一样觉得受到不公平对待的还有齐国的田荣。在巨鹿之战中,田荣因为违背项羽不肯出兵援助楚、赵两国攻打秦朝,因此也未被封王。陈馀于是暗中派遣张同、夏说去游说田荣共同起兵反叛项羽。田荣与陈馀一拍即合,不仅自己率先在齐国发兵攻打由项羽所封的田都、田市和田安,全部占有三齐之地,还派人带兵帮助陈馀,让他在赵地反叛项羽。陈馀得到田荣的“无私”帮助,出动自己的三县全部兵力,与齐军合力袭击常山。常山王张耳兵败,逃奔、投靠到汉王刘邦那里去了。陈馀到代地迎回原来的赵王赵歇,恢复他的王位。赵王因此对陈馀感恩戴德,立他为代王。时间来到公元前205年,于是出现了我们开头的那一幕。汉王刘邦准备攻打项羽的楚国,派使者前去联合赵国。当时,赵国的权力主要由陈馀掌控。陈馀说:“只要汉王杀掉张耳,赵国就从命。”一方面,为了攻打楚国,刘邦需要联合赵国,需要陈馀的帮助;另一方面,张耳是刘邦年轻时就崇敬的人,现在张耳落难投奔而来,如果刘邦在这个时候杀张耳,显然不厚道。所以,刘邦很无奈,思来想去,最后只好找了一个和张耳长得相像的人斩首,并派人把假张耳的人头送给陈馀,陈馀才发兵助汉。陈馀才发兵助汉,刘邦就在彭城以西打了败仗,同时,陈馀又觉察到张耳没死,于是重新背叛了刘邦。从后来的结果看,陈馀的这一决定实在大错特错。因为陈馀的这一决定最终导致他在与张耳的竞争中败下阵来,身死国亡。公元前204年,刘邦派张耳和韩信攻破赵国井陉,在泜水河畔杀了陈馀,在襄国杀了赵王歇。而张耳,由于抱对了大腿,被刘邦封为赵王。公元前202年,张耳逝世,谥号景王。张耳的儿子张敖继承赵王位,娶刘邦的大女儿鲁元公主为王后。参考资料:陈馀(?-前204年),一作陈余,魏国大梁(今河南开封)人。魏国名士,性格高傲,与张耳为刎颈之交。大泽乡起义之后,同投奔陈胜,后跟随武臣占据赵地,武臣自立为赵王后,出任大将军,武臣被部将李良杀死,与张耳立赵歇为赵王。李良引秦军大将章邯攻赵。张耳、赵歇败走巨鹿,被秦将王离包围,自觉兵少,不敢进兵攻秦,张耳大怒,责怪陈不守信义,方出兵五千去救巨鹿,然全军覆没。后项羽大军至,大胜秦军,解巨鹿之围。张耳再次见时,怪他背信弃义。陈一气之下将帅印交出,从此张、陈俩人绝交。项羽分封诸侯王时,陈只被封为侯,心有不满,于是联合齐王田荣,击走张耳,复立赵歇,自为代王。韩信平定魏后,与张耳一同攻赵,陈未接受谋士李左车的建议,轻视韩信的背水列阵法,败后被斩杀于泜水。资料链接:百度百科-陈馀

张耳陈余列传 张耳陈余从刎颈之交到反目成仇插图

如何评价张耳陈馀由刎颈之交到反目成仇

仔细回想陈余张耳的友情破裂,根源就是失望。

二人之交绝对不是利益之交,配得上刎颈之交。反目因为失望,失望源自于过高的期望,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面对王离,张耳的儿子张敖尚且不敢前进一步。二人对友情的想法出现了分歧:一起玉碎或者卧薪尝胆。张耳对陈余的要求应该是出自内心的比对自己的儿子高,所以才会如此愤懑。

刎颈之交到贸首之雠,张耳与陈馀之间发生了什么?

导火索是张耳受到章邯包围的时候,陈馀没有及时去救。不光是没及时去救,就连后来张耳叫人来找陈馀,陈馀也没有出发。当然,站在陈馀的角度来看,去救张耳不能成功,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搭进去,所以陈馀认为应该是以后帮张耳报仇,而不是这样两人死在一起。
张耳比陈馀大一些,所以会经常教导陈馀。那会两个人都还是穷屌丝,所以能做到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在投靠陈胜以后,俩兄弟也逐渐有了自己的队伍,在政事上可能慢慢也有了一些隔阂。于是,在张耳被围困巨鹿的时候,陈馀的第一反应是瞻前顾后,思考退路。就算后来张耳派人来告诉陈馀,张耳有危机的时候,陈馀还是没有出兵。随后故事的转折来了,张耳在没有救助的情况下居然没死,然后就责怪陈馀不讲兄弟情。估计当时陈馀心里也有些气愤:你这不是已经自己出来么?咋还责怪我?你这是在考验我么?所以,这次事情以后,兄弟俩友谊的小船已经被大浪冲垮。互相不信任的两个人之间,剩下的就只是赤裸裸的利益。
所以随后俩人就把彼此的人头当成了争抢的物件儿。要说生死面前,也没啥对错之分,都会选择保存自己。况且,战争年代连亲爹都靠不住,更何况是这种半路兄弟。本就是为了利益互相结盟,利益破碎之时,就是兄弟分手之日。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翻译

1、译文陈涉在蕲州起义,打到陈地,军队已扩充到几万人。张耳、陈余求见陈涉。陈涉和他的亲信们平时多次听说张耳、陈余有才能,只是未曾见过面,这次相见非常高兴。陈地的豪杰父老就劝说陈涉道:"将军身穿坚固的铠甲,手拿锐利的武器,率领着士兵讨伐暴虐的秦国,重立楚国的政权,使灭亡的国家得以复存,使断绝的子嗣得以延续,这样的功德,应该称王。况且还要督察、率领天下各路的将领,不称王是不行的,希望将军立为楚王。"陈涉就此征求陈余、张耳的看法,他二人回答说:"秦国无道,占领了人家的国家,毁灭了人家的社稷,断绝了人家的后代,榨干百姓的民力,掠尽百姓的财物。将军怒目圆睁,放开胆量,不顾万死一生,是为了替天下人除残去暴。如今刚刚打到陈地就称王,在天下人面前显示出自己的私心。希望将军不要称王。赶快率兵向西挺进,派人去拥立六国的后代,作为自己的党羽,给秦国增加敌对势力。给它树敌越多,它的力量就越分散,我们的党羽越多,兵力就越强大,如果这样,就用不着在辽阔的旷野荒原上互相厮杀,也不存在坚守强攻的县城,铲除暴虐的秦国,就可以占据咸阳向诸侯发号施令。各诸侯国在灭亡后又得以复立,施以恩德感召他们,如能这样,那么帝王大业就成功了。如今只在陈地称王,恐怕天下的诸侯就会懈怠不相从了。"陈涉没听从他们的意见,于是自立称王。2、原文(节选)陈涉起蕲,至入陈,兵数万。张耳、陈馀上谒陈涉。涉及左右生平数闻张耳、陈馀贤,未尝见,见即大喜。陈中豪杰父老乃说陈涉曰:“将军身被坚执锐,率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存亡继绝,功德宜为王。且夫监临天下诸将,不为王不可,愿将军立为楚王也。”陈涉问此两人,两人对曰:“夫秦为无道,破人国家,灭人社稷,绝人後世,罢百姓之力,尽百姓之财。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一生之计,为天下除残也。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也。敌多则力分,与众则兵彊。如此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诛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之,如此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陈涉不听,遂立为王。3、出处出自司马迁的《史记》

扩展资料

1、作品赏析这是张耳、陈馀的合传。在这篇列传中,主要记述了他们从以敬慕为刎颈之交到反目成仇的史实,不虚美,不隐恶,采用先扬后抑的手法,使得善、恶俱张,功过分明。该文以张耳和陈馀的相处关系为主脉,以其贤德名誉为支流,起笔就记述张耳之“贤”,陈馀“非庸人也”。他们忘年羁旅,“相与为刎颈交”。极力渲染其友谊非同一般,高尚可贵,而这友谊又是在艰苦斗争之中凝结而成:屈处监门,忍辱负重;同谒陈涉,北略赵地;共佐赵王,得为将相;邯郸脱险、兵败李良……。他们共尝艰难危厄的苦辛,分享胜利与成功的欢乐,真可谓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挚友。与此同时,作者又从不同的角度写他们的贤德与才干。秦闻二人“ 魏之名士”,悬重金以“求购”,陈涉闻其贤,“见即大喜”,都是从侧面表现他们名誉早已远播。为陈涉设计“据咸阳以令诸侯”而成帝业的方略,反衬出他们的远见卓识。请缨北略赵地,共立武臣为王,又从正面表现他们的韬略。行文至此,作者把他们的亲密友谊与令人钦佩的贤德才能推上了峰巅。然而,笔锋陡转,突写张耳困守钜鹿,陈馀拥兵自保,不肯相救,二人友谊出现裂痕;解围之后,张耳收缴陈馀印信,造成友谊的彻底破裂。项羽分封,张耳为王,陈馀为侯,使二人矛盾激化,大动干戈,誓不两立。汉王召陈馀击楚,陈馀竟以“汉杀张耳”为条件。行文至此,什么贤名、友谊,已荡然无存,一下子又把他们跌入谷底深渊。这种先杨后抑的手法,极其深刻地揭示了张、陈贫贱艰难之时相与诚信,显贵之后以利相倾这种前后不一的处世态度,从而生动地刻画出他们的性格转变过程,发人深省,具有深刻的认识意义。2、《史记》简介《史记》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纪传体史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太初元年(前104年),司马迁开始了《太史公书》即后来被称为《史记》的史书创作。前后经历了14年,才得以完成。 《史记》全书包括十二本纪(记历代帝王政绩)、三十世家(记诸侯国和汉代诸侯、勋贵兴亡)、七十列传(记重要人物的言行事迹,主要叙人臣,其中最后一篇为自序)、十表(大事年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余字。 《史记》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 ,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史记》还被认为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在中国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刘向等人认为此书“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3、作者简介司马迁(前145年-不可考),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 。西汉史学家、散文家。司马谈之子,任太史令,因替李陵败降之事辩解而受宫刑,后任中书令。发奋继续完成所著史籍,被后世尊称为史迁、太史公、历史之父。司马迁早年受学于孔安国、董仲舒,漫游各地,了解风俗,采集传闻。初任郎中,奉使西南。元封三年(前108)任太史令,继承父业,著述历史。他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创作了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原名《太史公书》)。被公认为是中国史书的典范,该书记载了从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期,到汉武帝元狩元年,长达3000多年的历史,是“二十五史”之首,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张耳陈余列传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史记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司马迁

陈馀和张耳是如何从刎颈之交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

若只单纯讨论二人早年相识相交的经历,似乎还是一段佳话,许多青少年看了甚至会心生向往。可惜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二人友谊破裂甚至互相视为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令人唏嘘不已!二人为何走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田地?张耳和陈余早年的感人兄弟情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二人关系有点像陈胜和吴广,并且一直都是认为自己可以做大事的人!这不,陈胜起义,二人就投奔陈胜去了;幸运的是二人并没有一直跟着陈胜,而是被安排去辅佐当时的武信君(项梁),从而避免了和陈胜一起覆灭。武信君死后,二人又拥护赵王赵歇,扩大自己的领地,算是一步步稳打稳扎。但是这个时候,秦将章邯率军主动打赵国,张耳和赵王不敌躲进了巨鹿城,王离乘势将巨鹿城围了起来。而陈余恰巧在外面征兵,等到回来时候带了几万兵马,看见秦军这样的虎狼之师也不敢发兵去救援。张耳派人多次让陈余出击结果都无功而返,最后一次陈余实在抵不住派了五千人尝试了一次,如同纸入火盆,顷刻间就化为灰烬。
之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项羽破釜沉舟,击溃王离的部队。巨鹿之围解了,但是张耳和陈余二人梁子也算是结下了,张耳甚至把陈余气话当真,夺了陈余的军权,二人彻底撕破脸了。后来两人投靠了不同阵营,争锋相对多次,最后依附于刘邦的张耳斩杀了陈余,为这段“撕得稀碎的友情”划上了句号。太史公在《张耳陈余列传》最后剖析了二人关系变化的原因说:相然信以死,岂顾问哉。及据国争权,卒相灭亡,何乡者相慕用之诚,后相倍之戾也!岂非以势利交哉?二人贫贱之时交情是多么可贵啊,可是富贵之后却总是以利益来衡量二人关系,这才是二人友谊破裂最根本原因。
其实我个人对二人没有坚持下来感到惋惜:陈余和张耳二人若是有一次面推心置腹的交谈,二人感情可能会变得更好;一开始二人也不想把关系闹得那么僵,无论是张耳一直追问陈余自己派出去手下去哪里呢,还是后来陈余生气把印信甩给他,都更像是老朋友之间的诉述衷情!张耳想要陈余救他,可是陈余知道自己招的新兵蛋子实力如何。况且要知道当时王离围巨鹿围而不打,却故意放张耳的人出去搬救兵,说明王离是想围城打援啊!当时很多起义的部队都来了,张耳自己儿子张敖也来了,都没有选择和秦军交锋。而陈余最后选择尝试了一次,也算是对得起朋友了。
解围以后,二人争吵,陈余气不过将印信给他;张耳最开始表现是愣住,其实到这个时候还是有缓和余地的,但是最关键的是张耳身边的人让他接受印信并说这是天意!若是旁边手下说:陈余和您感情这么深厚,还把印信交给您,还请珍惜这段感情啊!可能二人就和好了也不一定!可能历史就会因为一句话而改写,当然这都是戏话了!
太史公将二人故事合著在一个列传中,算是对后人的一种警示吧!

汉朝的陈馀–张耳,是酒肉朋友,只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晋朝的刘琨,祖逊等人,也是这样吗?

刘琨(271~318年),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无极东北)人,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西晋诗人、音乐家和爱国将领。
刘琨少年时即有“俊朗”之美誉,以雄豪著名。与他兄长刘舆并称“洛中奕奕,庆孙、越石”。他听说好友祖逖被任用,曾与亲故写信说:“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著鞭。”《晋书·祖逖传》还记载过他和祖逖共被同寝,夜间闻鸡起舞的故事。晋怀帝永嘉元年(307年),刘琨为并州刺史,对抗刘渊,深得众心,但“善于怀抚,而短于控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以相继”(《晋书·刘琨传》)。但因刘琨生性豪奢不检[1],且又误信谗言,被佞人所乘,败于刘聪,父母亦皆遇害。晋愍帝建兴三年(315年),刘琨为司空,都督并、冀、幽三州诸军事,但不久又败于石勒。败后投奔幽州刺史鲜卑人段匹磾,相约共同扶助晋室。后因段匹磾的部下、从弟段末波暗通石勒,俘获琨子刘群,并迫使刘群作书约琨为内应反对段匹磾。事泄,刘琨被段匹磾杀害。子刘群嗣。
善文学,通音律。《隋书·经籍志》有《刘琨集》 9卷,又《别集》12卷,均佚。明代张溥辑为《刘中山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史记 张耳陈余列传 全文翻译

译文:
张耳,是魏国大梁人。他年轻的时候,曾赶上作魏公子无忌的门客。张耳曾被消除本地名籍,逃亡在外,来到外黄。外黄有一富豪人家的女儿,长得十分美丽,却嫁了一个愚蠢平庸的丈夫,就逃离了她的丈夫,去投奔她父亲旧时的宾客。她父亲的宾客平素就了解张耳,于是对美女说:"你要一定想嫁个有才能的丈夫,就嫁给张耳吧。"美女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终于为此断绝了同她丈夫的关系,改嫁给张耳。张耳这时从困窘中摆脱出来,广泛交游,女家给张耳供给丰厚,张耳因此招致千里以外的宾客。于是在魏国外黄做了县令。 他的名声从此更加大起来。陈余,也是魏国大梁人,爱好儒家学说,曾多次游历赵国的苦陉。一位很有钱的公乘氏把女儿嫁给他,也很了解陈余不是一般平庸无为的人。陈余年轻,他就像对待父亲一样侍奉张耳,两人建立了断头不悔的患难情谊。秦国灭亡大梁时,张耳家住在外黄,汉高祖还是普通平民百姓的时候,曾多次追随张耳交往,在张耳家一住就是几个月。秦国灭亡魏国几年后,已经听说这两个人是魏国的知名人士,就悬赏拘捕,有捉住张耳的人赏给千金,捉住陈余的人赏给五百金。张耳、陈余就改名换姓,一块儿逃到陈地,充当里正卫维持生活,两人相对而处。原文:张耳者,大梁人也。其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张耳尝亡命游外黄。外黄富人女甚美,嫁庸奴,亡其夫,去抵父客。父客素知张耳,乃谓女曰:“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乃卒为请决,嫁之张耳。张耳是时脱身游,女家厚奉给张耳,张耳以故致千里客。乃宦魏为外黄令。名由此益贤。陈馀者,亦大梁人也,好儒术,数游赵苦陉。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亦知陈馀非庸人也。馀年少,父事张耳,两人相与为刎颈交。秦之灭大梁也,张耳家外黄。高祖为布衣时,尝数从张耳游,客数月。秦灭魏数岁,已闻此两人魏之名士也,购求有得张耳千金,陈馀五百金。张耳、陈馀乃变名姓,俱之陈,为里监门以自食。两人相对。出处:出自西汉司马迁的《史记》之《张耳陈余列传》。扩展资料:人物简介:张耳(公元前264年-公元前202年),河南开封(今河南开封市)人。秦末汉初历史人物。早年为信陵君门客,授外黄县令。 参加陈胜起义,担任校尉。支持武臣为赵王,封为右丞相。武臣死后,拥立赵歇为赵王,扶赵抗秦。项羽分封诸侯时,封为常山王,定都襄国(今河北邢台市)。受到陈余攻击,归顺汉王刘邦,参加楚汉之争。随从韩信平定赵国,受封为赵王。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去世,时年六十三岁,谥号为景,史称赵景王。陈馀(?-前204年),一作陈余,魏国大梁(今河南开封)人。魏国名士,性格高傲,与张耳为刎颈之交。大泽乡起义之后,同投奔陈胜,后跟随武臣占据赵地,武臣自立为赵王后,出任大将军,武臣被部将李良杀死,与张耳立赵歇为赵王。李良引秦军大将章邯攻赵。张耳、赵歇败走巨鹿,被秦将王离包围,自觉兵少,不敢进兵攻秦,张耳大怒,责怪陈不守信义,方出兵五千去救巨鹿,然全军覆没。后项羽大军至,大胜秦军,解巨鹿之围。张耳再次见时,怪他背信弃义。陈一气之下将帅印交出,从此张、陈俩人绝交。项羽分封诸侯王时,陈只被封为侯,心有不满,于是联合齐王田荣,击走张耳,复立赵歇,自为代王。韩信平定魏后,与张耳一同攻赵,陈未接受谋士李左车的建议,轻视韩信的背水列阵法,败后被斩杀于泜水。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张耳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陈余

张耳究竟是什么人呢?

张耳算起来,也是秦末的一个豪杰之士,交游广阔,但是能力有限,不过最后去世于刘邦分封的赵王任上,也算是死得其所吧。说到张耳,不得不说到陈馀,这两个好基友一起在秦末赵国的土地上“呼风唤雨”,“风起云涌”的。两人也从开始的亲密无间,到因“上一个厕所和一句话”,彻底翻脸。(张耳)早年,张耳和陈馀因为名气太大,被秦国通缉,两人一起逃跑到陈地当了“监门”。有一次,陈馀犯了点错,要被小吏鞭打,陈馀刚要反抗,被张耳按住了,张耳还对他说,意思大概是“小不忍,乱大谋”,陈馀便明白了。从这里可以看出,张耳这个人还是有些“谋略”,并能沉得住气,可能是因为张耳当过信陵君门客的缘故。而陈馀的脾气,个性确实“直爽”了一些,这样的个性,也为日后的“反目”埋下伏笔。陈胜吴广起义,两人便去投靠,然后到了赵地,辅助陈胜派出的武臣当“赵王”。不久,李良反叛,杀了武臣。陈馀打败赶走李良后,张耳和陈馀因为自己是“外地人”,又找了赵王歇来“领头”。章邯派王离来攻赵地,包围了张耳和赵王歇所在的钜鹿,张耳人少粮少,苦苦支撑。而在钜鹿北面,刚刚招募了几万人的陈馀,却因为实力问题,迟迟不来支援。张耳派张黡,陈泽去责备陈馀并请救兵,陈馀无奈,只好拨出五千人去支援。结果,张黡,陈泽带着五千人还没进城就全军覆没,这是张耳和陈馀误会的根源。(由解救赵国演变成和秦军的大决战的“钜鹿之战”)

陈馀不亲自去救援张耳和赵王歇,确实很不够意思,毕竟一个是刎颈之交的好友,一个是名义上的领导,“忠和义”都说不过去。但是,秦军的王离确实不好对付,这可是名将王翦之孙呀。所以,包括张耳的儿子张敖和燕,魏等国援军,都在做“壁上观”。终于,还是楚霸王牛逼,楚军发动了“钜鹿之战”打败章邯,大家才敢“群殴”王离,解救了赵王歇和张耳。张耳和陈馀一见面,张耳就不断询问,张黡和陈泽的下落,陈馀解释了他们和五千援军全军覆没,但是张耳还是怀疑陈馀害死了那两人。有一次,陈馀被问烦了,就说:“你无非觉得我留恋兵权呗”。于是,解下印信推给张耳,然后去厕所解手和冷静去了。张耳楞了,但是手下宾客急忙说,这是好机会,快收了,张耳于是收了陈馀兵权。陈馀厕所归来一看,张耳和印信都没了,就明白了。从此,二人反目成仇。(陈馀)楚霸王分封诸侯后,张耳因为跟随入关,又善于交际,被封常山王。陈馀更是不平,于是借齐兵打败了张耳,张耳投奔刘邦。汉三年,张耳和韩信一起攻赵,攻破井陉,张耳杀了曾经的“好基友”陈馀。不久,张耳被封赵王,但是,两年后就去世了。从这个张耳和陈馀一生来看,张耳有一定的谋略,而且善于交际,情商比较高,但是军事水平要一般。而陈馀是有一定的军事水平,打败过李良和张耳等,就是情商不高,政治素养也不足,当时刘邦要合作,居然提出“杀张耳”的条件,失去信义。而当初,关于援兵一事,完全可以寻找证据来说明,那时和张耳的关系还没有全面破裂,可惜性格能力如此“互补”的二人组,就因“去了那趟厕所”,最终反目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逸算命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prokits.com.cn/news/2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